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帝国战网_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帝国时代游戏玩家线上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荐星上榜
查看: 70|回复: 1

帝国成长经历回顾

[复制链接]

98

帖子

3126

欢乐豆

0

竞猜卡

骆驼兵

Rank: 4

积分
3571
鲜花(6) 鸡蛋(0)
发表于 2018-2-11 10: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也不知道一个游戏竟能影响一个人这么久远。高中辛酸的复习迎考,终于换来进象牙塔的机会。听着院长开学典礼上的壮志毫言:大学不是学习的结束,更是学习的开始。我也心里暗暗在下决心:一定要学出点样子来。结果,我是学有所成,不过是在游戏上,特别是在帝国这个游戏上。可以说游戏人生,也可以说人生就是一场游戏,记得有人好象说过,游戏玩的好的人干其他事也一样会成功,我只能说,希望如此吧。

  隐约记得第一次接触帝国是在大一下学期光景,那时候室友有个是计算机大师及人物,对编程是驾轻就熟的那种,对网络也十分精通,当然最新的游戏也不会错过。对门寝室也有个家伙自己有台电脑,这两位应该说是我的帝国启蒙者,当时条件简陋,但对帝国最有热情,最感兴趣的却恰恰是那个时候,这两位大师把电脑搬到一起,并排而坐,中央就挂块学校发的床单以视公正,那时候他们什么地图都打,记得有时候海战打的昏天黑地,我们一群菜鸟在边上看的如痴如醉~现在想想真是怀念啊,一开始打中等电脑都要郁闷半天,断断续续玩了将近半个月才搞定了中等电脑,那时的极难电脑在我们眼里简直就是超级高手,那两位大师有时候都要挂给电脑。

  终于轮到我跟隔壁班的菜菜对砍了,一直跟电脑玩,到跟人PK的时候感觉真的不一样,有点紧张、亦有点兴奋。那位仁兄我记得好象到学打帝国到现在都没赢过我,也够郁闷的。11~~就这样,在还不知道上战网的那段日子,大家一起叫上去网吧群欧是闲时最惬意的事情。世界真的很小,原来在那段日子,我竟然已经和现在的队友子龙交过手了,那是在我学校后门的一个电脑游戏吧,不能上网,只能联机,我和同学经常去那里PK的,有天晚上,我们照例去那里PK,过了一会,我的老搭档拉稀就神秘的过来跟我说那边有几个人也在玩AOC,还有2个是MM,我很不屑的说:哪来的菜鸟,要不去肉肉他们?后来联系好了,开搞,打的都是马暴,那几个鸟人升级奇快,我们一会就GG了。后来他们上了2个MM跟我们打,MM都很强的说。我是搞定了我的MM,不过拉稀这贱人被MM给搞了,,,,,,24,最后我们还是GG了。那晚之后就没见过那伙人。到很后来,跟子龙他们聚会后聊起来才发现原来就是他带MM去玩的。FT~~后来还被他拿这个取笑我,2424。

  记得好象是大二的时候,2000年终于知道了有战网的,知道了亚联,知道连IP打局,那时候聊天室里IP满天飞,我老是郁闷自己手怎么这么慢,复制IP都不利索。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天赋吧,以前的马暴战术在网络上的封快面前挂了几次,我就有了免疫能力,这里要提下我亲密的2位战友,一位是我同班同学拉稀,作战ID_HUC_VIVA等,此君,皮肤白皙,肉嫩多汁,斯文之至,打完一局帝国必总结出N条经验教训,这点使我收益非浅,我们经常在扬州A1蹂躏兼被蹂躏,完了以后回到寝室触膝长谈,交流一天下来的感受,那段时间我觉得进步是飞速的,谈到交流,不得不提到另一只猪头,应该蛮有名气的,现在是VG的队长,对了!就是LEFT猪头,11,这家伙是我们公认的手抽筋,就是说他打起游戏来,手基本上是在键盘上的抽筋的,如果有MM在边上的话,嘴巴里的舌头基本也是在抽筋,JJWW个不停,11,很敬业的一个白痴,帝国的意识和水平还有战术都走在我和拉稀前面点,毕竟他加战队也比我们早,帝国的底蕴也比我们深厚,24,想当初是跟我打几局输几局的家伙,怎么说也算我培养的,1111,他是法律系的领军人物,而我和拉稀是我们国经的绝配,他们法律系2X2是永远也X不过我们,但他们整体实力比我们强,老叫嚣跟我们4X4,11。当时我们学校我们三应该是最强的,但有次另一个学校的一批人约我们去PK,其中一人是LEFT的队友,那天,感觉蛮兴奋紧张的,最后结果是1比2,我们稍逊一筹,他们是要强点。这才感觉天外有天,自己觉得已经水平不错了,哪知还是那么菜。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跟这两个白痴在互动A1混,A1的高手基本上都认识,那时候我叫_HUC_小麻雀,11,HUC是我们学校的英文缩写,其实我也已经加入了CSF,而LEFT已经早于我就加了VG,拉稀这猪头一直没队,他是那种喜欢不受束缚自由自在打局,结交帝友的人,所以我虽然加入了CSF,但那时候没什么战队概念,也没有去论坛灌水的兴趣,因为心里觉得灌水多无聊,还不如打局来的爽,现在想想才知道,做为一个战队的一员灌水是其与生俱来的责任,不灌水又如何跟队友交流,如何融入到这个集体里?那时候根本没什么战队概念,所以进了CSF也感觉跟队友很难相处,觉得老被孤立,但清楚的记得小小对我还是很关心滴,入队也是他测试的,那时候他已经差不多是队里的NO1了,我死的真是惨啊。11,肉了我后还鼓励偶成为队里的精英,现在我怎么说也没让他失望啊,11。但我还是渐渐疏远了战队,跟拉稀混迹在A1的乐园里,LEFT已经接触了C版本一段时间,战术意识已经比我和拉稀更上一层楼了,NND,真不爽,本来被我狂肉的小子现在竟然成了学校帝国界的NO1。不过那段时间是我进步最快的日子,后来跟A1的高手都可以有的一拼了。

  但在这时,我被同学带着迷上了网络游戏MU,这是我第一次玩网络游戏,也是最后一次,花费了无数精力与金钱之后,我头脑出奇的冷静,在MU最热的时候把号卖了2000RMB。现在我这样的号估计送人还差不多,11,也许是帝国给了我这么敏锐的判断力,算起来我玩MU花了也将近2000左右,这样我就算用精力换回对网络游戏的感悟。

  最后还是觉得AOC是经典,值得珍爱一生,为了AOC,我不知道跟女朋友吵过几回,有很多次都闹的不可收拾,感情与AOC两者之间的选择我想是任何热血AOCER最痛苦的事情,对AOC境界的追求与做个GOOD BF之间永远都存在矛盾,因为没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是不可能成为佼佼者,而女朋友是一定要陪的,我曾想教她AOC,我想这种困惑也许还会在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对AOC的热情也许会减退,这样矛盾才会慢慢消亡。

  从MU再次回到帝国时代的时候,帝国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C版本也已经基本普及被接受,并在各种正式比赛中被作为指定版本,但1。0A还是有众多的群众基础,那段时间刚好是学校临毕业期间,该办的事情基本也都办了,充裕的时间又激起了我内心的帝国情节,拉稀在我回来之前也一直都在断断续续玩着,虽然没退步,但喜欢独来独往的他水平自然也提高不到哪里去,不过至少比刚回来的我要强不少,LEFT猪到是越来越强了,还曾经一度迷恋UM。在A版本厮混了一段时间,回到战队的时候,发现CSF已经与FY合并了,更名为TGW了,原CSF的老家伙们也就剩菜队,子龙,小小,SUN,BB,5娘几个还算有点熟悉,其他得都很陌生,这时候的我忽然有了种战队的归属感,积极的泡论坛,跟队友打局,但由于水平实在太次,估计17左右,队里的友谊赛基本都轮不到我,郁闷之际有种孤独没落的感觉,幸好LEFT猪头介绍我去了GL,当时GL的实力与其他战队想比虽然算不上很强,但也有不少18、19的队员,由于GL人员不是都经常有空,所以我这菜鸟终于有了不少机会打友谊赛,而且GL的队友们都很热情的帮助我这菜菜,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水平从17到稳定的18突破阶段,因此对GL,本人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可以说除了TGW,GL是我的第二个家,打了一辈子帝国,也就加过这2个队了,现在也经常会去GL论坛逛逛,虽然发言不多,但鼠标在网页上总不会不自觉的点到那里去,也许冥冥之中潜意识里那里有一段美好的回忆,银鸟、寒鸟、黑马、阿笨、老游、ANSWER、还有跟我经常PK的鸟A。。。谢谢这些猪头给我的帮助和鼓励,在这里道一声“GL!HF!”

  如果不是GL的管理层一直有问题(那时候的队长好象是广西那边的,经常不见人),也许我还真的就呆在GL了,论坛经常只有几个人在撑着,人气也一直很低迷,而TGW这时候论坛却异常火爆,管理层也有不少中流砥柱,XKBR、5S等为战队尽心尽力,虽然整体实力还不是很强,但旺盛的人气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战队的光明未来,而由于在GL的锻炼,自身的实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渐渐的在TGW的友谊赛中有了越来越多上场机会,在ANSWER尖锐的指出GL的管理弊病并退出后,我也渐渐疏远了这个曾经温暖的家,现在想想也确实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好在,之后GL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革,在银鸟的领导下变的越来越强,多少还有些许欣慰。

  再次回到TGW,印象教深的还要数5S,就看到哪里都有他的身影,友谊赛、队内局、菜鸟指导局,作为一个很有组织才能,积极参与队务管理的猪头,能长期保持在1850-19的水平确实很难得,这点不得不佩服。第一次看他的友谊赛对人局录象,我第一印象感觉这家伙不怎么样吗!那时候他是一线队长,我心里觉得有点不服,找他单了好多局,基本都是我挂,郁闷啊!也许那时候我忘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道理,只有自己打的时候才知道很多东西都会忘。后来,这猪头介绍了008这个老头子跟我打,一个据说儿子都成年的人,靠,我会输给他?不过事实证明008那时候确实比我强,第一次就被连肉了2局,要知道这对一个刚成长起来的菜菜是多大的打击,刚建立起来的自信心被无情的摧毁了,真是一群禽兽。

  而这些都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子龙,一个超级BT的前置白痴,不管对手是谁,不管前置有没有被发现,不管自己地形和对手地形……,唯一的战术就是坚决的2个字“前置”,那令所有菜菜都闻风丧胆的前置,确实令我一度在黑暗中挣扎,而这种挣扎往往在封建刚有点气色的时候听到这猪已经到城的铃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和无助,超烂的经济无碍他城堡时代的精心跑马,可以想象SB龙在显示器前边流口水,边用颤抖的手控制鼠标屠杀对方MM时的场景,11。这白痴曾几何时好象对帝国失去了兴趣,但现在又开始痴迷于LN的随即性与后期宏大作战场面,估计现在后期好了许多,但有一点应该是不变的,他绝对是个BC。

  蛋蛋,多可爱的一个名字,可后面非要跟个“马桶”,靠,BT的名字总离不开BT的人,我想之所以取这个名字也许是童年时代马桶对他的蛋蛋造成了一种难以磨灭的痛苦回忆吧,也只能这么理解了。。。。11 BT的人跟BT的打法也分不开,一开始跟他交手,就吃了剑士的大亏,封建升级过晚,被剑士一骚扰,经济太损了,后来这BT就打了N局的马加塔,一群农民疯子一样跑到你家狂立塔,一开始还以为塔暴呢,等你纠集了弓散去他家的时候,发现他家已经是塔加WALL,少量轻骑在家骚扰你,家里已经偷城了。感觉蛋蛋是属于打局比较随意的那种,心态比较好。

  还有邪月、小小、小学等ZT,暂时不细说了,不过都有被其XX的惨痛经历,正是在与队友的不断XX中,期间穿插着与互动C1高手的疯狂单X,终于赢来了18到19的飞跃,其实那段时间才是我帝国的颠峰时刻,可惜没机会上ZONE去检验下,但在互动与其他队2K选手,还有跟队里精英的较量都已经到了互有胜负的状况,感觉那时候的控制力是个人帝国生涯中最佳状态,虽然意识,大局观还欠缺不少,虽然在后来的日子终于可以上ZONE了,也终于有了自己第一个2K的ID,但控制力已经跟之前没法比,进步的也就是局打多了的一些意识和大局观的提升。

  2005年的第一场雪终于如期而致,帝国的热情也随之冷却下来,这其中也有客观原因,电脑房间实在太冷,打一局,期间要不段搓手取暖,实在吃不消,24。打了这么久的帝国,也该静下来想想今后的路到底怎么走,因为本人也不想让说“游戏玩的好的人做其他事情也一样会成功”这句话的人失望。游戏是打不完的,人生路漫漫,留下来的帝国情结却是永恒的,大家都好自为之吧。

  其实想写这篇东西已经很久了,但一直也没时间静下来写,当想写的时候又觉得真要写全,写细估计写几个月多不一定能完成,所以只有草草写几句,没其他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跟队友交流下感觉也蛮好的,因为自己也比较喜欢看其他人的帝国成长经历,写的比较乱,不要拿砖头砸我,^ ^。

  最后祝大家:新年新气象,都有一个新的开始吧!对,说你哪!不要盯着电脑,鼠标狂点,手在键盘上抽筋,11,还看,就是你。过年还打得这么欢,小心GG换马甲肉你。11

22

帖子

2万

欢乐豆

0

竞猜卡

圣殿骑士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158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18-2-12 21: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帝国战网已经安全运行:
比赛
关闭
管理
技术
客服中心
客服中心

Archiver|手机版|帝国战网 ( 京ICP备13041505号-4 )  

GMT+8, 2018-2-20 07:24 , Processed in 0.237356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